湖口在線招聘

主題: 長篇小說《70后之騷動》第六十三章 琵琶亭

  • 清者自清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3026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12/7 14:31:43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湖口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第六十三章  琵琶亭

張子含在新華書店買了一本《唐詩三百首》,特地仔細看了白居易的詩。張子含發現原來唐詩也有情意綿綿之作,雖然不及宋詞,但也別有一番韻味與意趣。特別是白居易的《長恨歌》,《琵琶行》,張子含讀來更是愛不釋手,幾天下來就能背下來了。

十月底的一天,領班對張子含說:“酒樓安排了一桌酒席在琵琶亭,你要在那里服務,等會兒有人來接你。”

張子含奇怪地問:“酒席在‘琵琶亭’,干嘛還要有人來接呀?”

領班知道張子含誤會了,笑著說:“不是酒樓的‘琵琶亭’,而是江邊的那座情人幽會的真正的琵琶亭。”說完領班對張子含擠了擠眼睛,張子含有點摸不著頭腦。

晚七點左右,一輛黑色桑塔納轎車停在“義興酒樓”下,張子含上了車,才知道駕車的是衛生局長。張子含從沒坐過轎車,坐在副駕上很不自在,她說:“是局長呀!我只是個服務員,是侍候人的,局長您來接我,我受寵若驚呀!”

衛生局長很有風度地說:“珍珍小姐年青漂亮,高貴清純,能接珍珍小姐是我的榮幸!”

說著局長一踩油門,桑塔納轎車冒著輕煙,在廬山路上掉頭,穿過新橋頭前的街心公園,沿著龍開河邊上的濱河路,停在了龍開河入長江的河口。

張子含下了車,見龍開河河口兩岸荒廢凄涼,民居雜亂,河口外是長江,江面寬闊,夜空蒼茫,張子含不禁問:“不是去琵琶亭嗎?來這里干嘛?”

衛生局長笑了,說:“我們腳下站著的地方就是琵琶亭故址,哈哈,沒想到吧?”

“啊!”張子含驚叫起來,“這就是白居易《琵琶行》里的湓浦口!”張子含熟背了《琵琶行》之后,總夢想著有一天到湓浦口去感受一下詩中的美景和意境,但她萬萬沒想到詩中的龍開河就是“義興酒樓”后雜草叢生污水橫流的河,這跟她想象中也相差太遠了。

衛生局長見張子含知道《琵琶行》這首詩,非賞高興,說:“世事滄桑,龍開河曾經確實風光秀麗,交通繁忙,是進出九江的必經之路,可惜敗落如此。千年前的江州司馬可能做夢也想不到,潯陽江頭夜送客的地方現在竟是這個樣子。”

張子含也是心頭感嘆,輕念著:“潯陽江頭夜送客,楓葉荻花秋瑟瑟。主人下馬客在船,舉酒欲飲無管弦。醉不成歡慘將別,別時茫茫江浸月。忽聞水上琵琶聲,主人忘歸客不發……此時無聲勝有聲——古人就是在這里呤詩彈唱的?!”

衛生局長說:“對啊!白居易是個偉大的詩人,除了優美的情詩外,另外還寫了許多反映了勞動人民痛苦遭遇的詩。正因為他的詩反映現實,觸犯了掌權的宦官和大官僚,也招來了一些人的咒罵和忌恨。有些人想誣陷白居易,只是一時找不到借口。后來,白居易在太子的東宮里作大夫。有一次,宰相武元衡被人派刺客暗殺了。這次暗殺有復雜的政治背景,朝廷的官僚誰也不想開口。只有白居易站了出來,首先向憲宗上了奏章,要求通緝兇手。宦官和官僚抓住這個機會,說白居易不是諫官,不該對朝廷大事亂主張,狠狠地告了一狀。接著,又有一批一向討厭白居易的官員,亂哄哄造謠污蔑,向白居易潑污水。有人說白居易的母親是要看花的時候掉到井里淹死的,白居易居然還寫過《賞花》、《新井》的詩,那不是大不孝嗎?經過這樣羅織罪名,誰也沒法給白居易辯護,白居易終于被降職到江州,也就是現在的九江,來當司馬了。”

衛生局長燃起一根煙,深沉地說:“白居易無辜受到貶謫,到了江州之后,心情十分抑郁。有一天晚上,他在江州的湓浦口送客人,聽到江上傳來一陣哀怨的琵琶聲,叫人一打聽,原來是一個漂泊江湖的老年歌女彈的。白居易見了那歌女,又聽她訴說她的可悲身世,十分同情;再聯想到自己的遭遇,引起滿腔心事。回來以后,寫下了著名的敘事長詩《琵琶行》,詩中說:‘我聞琵琶已嘆息,又聞此語重唧唧。同是天涯淪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識。’今天你我也是相逢何必曾相識啊!”

張子含聽了衛生局長的話,心想,你一個局長,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怎么會是天涯淪落人呢?我才是天涯淪落人!但心里還是一熱,不禁感動,不自覺,心里與衛生局長親近了許多。衛生局長見張子含在想心事,心中竊笑,關切地說:“這里風大,我們去琵琶亭吃飯吧。”張子含點了點頭,二人上車,桑塔納轎車沿著濱江路,向鎖江樓方向開去。

新建的琵琶亭座落于九江長江大橋之南。沿濱江大道向東,過鎖江塔,便可見一座古色古香的高大門樓迎面而立。大門上,高懸著著名女書法家蕭嫻88歲時所書“琵琶亭”金字匾額,兩旁楹聯由著名書法家啟功撰書。聯曰:

  紅袖夜船孤,蛤蟆陵邊,往事悲歡商婦淚;

  青衫秋浦別,琵琶筵上,一時棖觸謫臣心。

到了琵琶亭,張子含看見自已酒樓的兩個同事,站在桌邊等候他們,見到他們過來,打了聲招呼就走了。衛生局長說:“今天沒有別的客人,我想在琵琶亭上靜靜,既然酒樓叫你來服務,你我投緣,你就陪我聊聊吧,一起吃,請你不要推卻!”

衛生局長和張子含二人在琵琶亭樓上就座,桌子上擺了一桌豐盛的酒菜。張子含透過白石欄桿,見江面寬闊,江上徐徐駛過幾艘大輪,不時發出“嗚嗚”的汽笛聲;江風吹來,仲秋的江風涼而不冷,張子含心情好極了。

衛生局長不停給張子含夾菜,像慈父一樣,還不時勸張子含喝紅酒。

衛生局長笑著說;“女孩子要多喝點紅酒,這紅酒不像白酒,白酒對女孩子來說太烈了,紅酒嘛,正合適,而且啊,紅酒還可以美容養顏呢。”

雖然在酒樓做了這么久的事,但還是頭一次聽人說紅酒還能美容養顏,這激起了張子含的好奇心,女人天生都愛美的,于是她端起酒杯看了看,說:“真的嗎?那我可要多喝兩口。”張子含小口地呷了幾口,看了看長江,又看了看燈火一片的九江城,笑著說:“九江的夜景真美!”衛生局長手指長江對面說:“對面是湖北黃梅縣。”然后又指向長江下游說,“斜對面是安徽宿松縣,九江位于江西北部贛、鄂、皖三省交界處。歷史上的九江府還使用過江州、尋陽、潯陽等名稱,郡治所在地德化縣又曾用過潯陽、湓城、柴桑、汝南等名稱。如今市政府所在地為潯陽區。同時九江市是一座與文學關系十分密切的歷史名城:《三國演義》中東吳水軍大都督周瑜于甘棠湖點將派兵的點將臺在九江,陶淵明的潯陽柴桑故里在九江,白居易送客和寫作《琵琶行》的‘潯陽江頭’在九江,還有《水滸傳》中宋江醉題反詩的潯陽樓、梁山好漢‘鬧江州’的法場以及紀念白居易的琵琶亭等等,這些史跡都在九江。”

張子含微笑著說:“局長你真有文化!”

衛生局長很是開心,說:“不過,九江最令我心儀的還是它深厚的文化積淀。特別是白居易詩中‘潯陽江頭夜送客,楓葉荻花秋瑟瑟’的那個令人感傷又令人神往的潯陽江頭和因此而派生的琵琶亭。詩人熾烈的激情,難以抑制的詩興,催使詩人揮筆寫成了飽含感情的《琵琶行》,千古絕唱呀!”

張子含傾聽著衛生局長的話,樣子清純可愛,衛生局長不禁談興更濃,喝了一口酒又聊了一會兒白居易。張子含一臉春風端起酒說:“局長,今天我學到了不少知識,我敬您一杯!”

衛生局長喝干了酒,談興不減說:“我很久沒這么開心過,我也得謝謝你陪我出來呢。”

張子含說;“局長,你能看得起我,我能為您服務,我已是很開心了。我一個鄉下姑娘,在這里做事,老是被人瞧不起啊!”

衛生局長問:“你是哪里人?”

張子含回答說:“我是湖口縣五峰鄉的。”

衛生局長問;“家里還有什么人呢?”

張子含回答說:“家里還有我爸,我媽,我有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。爸媽都在家務農,弟弟妹妹今年上半年開始就失學了。因為家里窮,交不起學費。”

衛生局長說:“這樣啊,那太可惜了,太可惜了。你以后有什么困難可以對我說,我能幫到的一定幫你!”

張子含感激地看著衛生局長說:“太謝謝您了,局長,我再敬您一杯。”

說著,張子含舉杯和衛生局長碰杯,一口喝下。

衛生局長擺擺手,動情地說:“謝什么啊,以后你的事也就是我的事。說實話,自從我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覺得和你似曾相識,我對你有一種連我自己都無法言表的感情,我感覺同你在一起就特別的舒心。”

衛生局長說著說著就握住了張子含的手,情不自禁地撫摸起來。

張子含此時也喝得微微有些醉了,但當衛生局長撫摸她的手時,她猛得一驚,已有男女之事的她,已明白得差不多了。她心跳加快,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此時,衛生局長微微有些醉意。他一邊撫摸張子含的手,一邊想姑娘的手可就是嫩啊,哪像自己家老婆的手,都成松樹皮了。他真希望張子含是個貪圖享受的人,這樣就能達到他的目的了。想到這,衛生局長急促地說:“珍珍,首先請你原諒我的魯莽,我是不得已才這樣的。我曾經見過很多漂亮清純的女孩子,但當我第一次見到你時,我就想,是老天把你送到我的面前的,老天厚愛我呢。你知道嗎?你很像我以前做知青時的一個女朋友。而且你除了漂亮之外,你還兼有善良和體貼,這是時下其他女孩子很不容易做到的,我深深地被你這種獨特的氣質所吸引了——。”

衛生局長說到這,見張子含怔在那里沒說話,他繼續說:“珍珍,我喜歡你啊!”

張子含看著可以做自已父親的局長說出這樣一番話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。但她心里又疑惑起來,衛生局長不是已經結婚而且有了孩子嗎?為什么還想要我呢?難道他要讓我做他的情人?這怎么行呢?我已經有了心愛的王佐了,退一步說,如果沒有王佐,我也不可能同他在一起啊!他是有家有室的人,我怎么能做可恥的野老婆呢?我要怎樣拒絕他合適呢?他畢竟是局長啊!想到這,張子含輕輕地把手從衛生局長的手里抽出來,說:“局長,這不太合適吧?您都已經是有家有室的人了,我插在中間不好吧,您說對嗎?”

衛生局長說:“珍珍,我不會委屈你的,我也不想你介入我的家庭。但我是沒辦法才這樣的。說來話長,我老婆有婦科病,我和她幾年都沒在一起了。你放心,我老婆不會反對的,只要你愿意,而且我還可以送你去衛校讀書,你在學校所有的費用我都包了,我只要你陪我三年。三年之后,你畢業了,我還可以幫你安排在九江隨便哪個醫院里上班,你看行嗎?”

衛生局長一口氣說了這么多,由于喝了酒再加上激動,滿臉漲得通紅。

張子含心里很亂,不知怎樣才好,但她還是輕聲地說:“局長,謝謝您對我的厚愛,只是,只是,我已經有男朋友了,而且男朋友對我也特別好,所以真的不合適。”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激情世界杯送彩金 沉迷酒色利用女人赚钱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篮球比分竞彩比分手机比分 49码高手心水资料大全 内蒙古11选5规律 广东好彩1 pk10北京赛车比赛直播 凯发彩票app地址大全 江西多乐彩机选 棒球比分网雪缘 欢乐生肖开奖记录 三国麻将风云在线玩 小米路由挂赚钱宝无法upnp 快乐赛车大战 地下城什么图最赚钱 蓝牌车货车拉货赚钱吗 体彩p3开机号近十期